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儿子今年5岁,我准备和他一起出国留学。

是的,你没有听错,他今年5岁,男孩,生活在帝都。

我曾经很正经的问他,你喜欢北京吗?他天真的说“妈妈,我喜欢北京,我的好朋友都在这里…”。 然而,在这样一个本应寂静的深夜,在和老公吵了一架之后,我作出了一个简单的决定:抛弃老公,带儿子一起出国留学。

文章有些长,没耐心的读到这里就可以开始骂了,有时间的请听我细细道来原因。

骂之前我帮自己辩护一下,我不是在贩卖焦虑,我TM真的很焦虑。

前传 – 我的全职太(保)太(姆)生涯

时间回到2014年,我带着刚刚六个月的儿子来北京追随老公,他从事互联网行业,虽然还没有达到996(早9到晚9每周6天工作制),但由于家和工作地点距离比较远,基本早上他出去时孩子还没醒,晚上回来时儿子已经睡了。

而我,作为一个在别人眼中羡慕的全职太太,却每天过着几近崩溃的生活,有几次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抑郁了。

我国伟大的幼儿园制度不接收小于两岁半岁的孩子,所以我这个全职太太扎扎实实的做了三年全职妈妈,或者更准确的说,全职保姆。如果说他的工作作息是996 – 早9到晚9每周6天工作制, 我的生活也是三年如一日的111 – 每天出去买一次菜; 每天带孩子在小区转一圈;每周日和老公去超市采购一次。

然而,这三年我的宝贝让我们规律的生活多了一个地点 – 儿童医院。帝都的雾霾喝西北风不仅减少了我每天带孩子出门放风的机会,也让我们成了儿童医院的常客。是的,一个多月一咳嗽,大半夜叩叩叩的咳嗽,咳醒咳吐,吃各种药也依旧咳嗽。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甚至自己买了雾化器,不用麻烦大夫了

北京的空气我已经无力吐槽了,我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责怪这样的空气质量。专家告诉我这是过敏性咳嗽,可能是对空气中的某种东西过敏。我问是雾霾过敏吗?专家也无法给我答案。

孩子每次生病我都觉得自己脱了一层皮,每次听到他哪怕咳嗽一声,我觉得自己都会抓狂。

累积 – 6种学习方式,N个外教换来儿子金口难开?

终于熬到孩子三岁啦!儿子可以去幼儿园啦!

我以为解放了,但逐渐发现一切才刚刚开始。(听婆婆说她现在也还没有解放呢)

由于老公曾经在国外留学,讲一口流利的中式英文,我自从高中时期也开始沉迷美剧,所以一直希望儿子可以好好学英语未来成为国际人才。虽然没有任何理论依据支撑,但那句著名的“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还是促使我随大流为宝贝报名了各类早教班。当然,基于后来恶补的一些早教知识,我意识到让孩子早些启蒙英语时非常必要的,但仍然要用对方法,接下来就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曾经使用的各类英语启蒙教育服务,以及我们走过的弯路。

美X姆早教中心 – 菲律宾外教,约课难,孩子不固定

孩子一岁了周围都已经上早教很久了,再不上感觉已经对不起我儿子了,好吧,去报名,销售妹妹和我说他们有外教可以教宝贝英文,一举多得,一年两万多,肉疼,为了儿子忍了,不买包了,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满心期待的要开始上课了,结果告诉我先无法给固定课,要每次有小朋友请假才可以去上,外教的就更难约了,what??但上了贼船了我能怎么样,约约约终于要开始上外教课了,结果带着口音的菲律宾外教中文说的比我儿子好多了,我心中又万马奔腾了。两万多块钱砸进去了,在英文方面收获是对几首英文儿歌熟悉了,也只是熟悉,不要指望唱出来,好吗?

双语幼儿园 – 俄罗斯外教,虽说是双语,但是每天也就1小时

3岁上时上了一个刚刚涨价的双语幼儿园国际班,涨价说是因为更国际更重视英文,外教跟全天,咬咬牙,为了儿子的英文,报名,结果一个班级30个同学1个俄罗斯籍外教,4个中教,说好的国际班呢?外教是跟着全天,但有4个中教30个讲中文同学,哪个小朋友会主动和外教说话呢?一个月8000的国际班,就仅仅是每天一节30分钟没什么系统的英文课。半年小朋友学会了蓝色是blue粉色是pink,老母亲需要抱抱被安慰一下!

课后英文补习班 – 每节课都问 What is your name?

知道靠幼儿园是不行了,课后班跟上吧,又开始报英文补习班,报了半年的班一万多又没了,每周两节,每次一个半小时,上课先轮流问一遍What is your name? How old are you?几个问题十几二十分钟没了,还有半节课做手工,一学期下来对节节课反复的那几个问题挺熟练,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纯英语幼儿园 – 俄罗斯外教?收费超级贵

双语幼儿园英文补习班双重打击好,我决定让他去真正的国际幼儿园了,结果发现这些幼儿园需要提前几年就排队,而且价格一年要15万左右了,还存在着外教流动太大的问题,而且刚小班英语词汇量极其极其有限的情况小,开始教自认拼读了,问题是他会拼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啊,有什么意思呢,请告诉我?!

在线英语 – 儿子注意力不集中,只专注课件的动画了

在线英语现在火爆朋友圈,我也从朋友圈上了一节免费的试听课,结果我儿子全程感兴趣的点都是在动画上,他当动画片+游戏了,注意力也不集中,我恨不得给他的头钉在屏幕上,但我还怕他近视,老母亲很矛盾纠结的啊。接下来还有可怕的就是销售不停的给你打电话不停的给你打电话,要接到崩溃了。

用英语学打鼓 – 年龄太小,打鼓也没领会,英语也没开口

上了幼儿园就会发现老母亲们都不淡定了,各种课外班一个接一个的报,我也不淡定的各个项目来一个的趋势,在这中发现了有一种是外国老师用英文来授课的,这又戳到了我的小心脏,既学习了跳街舞又学习了英文,虽然价钱贵不少但咱也学习英文了啊,结果一段时间下来,发现这个乌克兰街舞老师跳的真是一般,最后的结果是既没学好街舞也没学到英文,我的钱包却又瘪了。

在儿童英语启蒙这条不归路上扔了将近小20万后,除了学会唱ABC等几段英文歌,儿子从来没有主动开口说过英文。不过我那996辛苦赚钱的老公倒是开口了:“儿子如果再不开口就不要往里扔钱了,大不了说一口流利的中式英语,请心疼我一下。”

转折 – 一段美好的澳洲幼儿园插班生活

2018年底,一个好朋友的好朋友的朋友圈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位妈妈带着孩子去了澳大利亚悉尼,和我的好朋友一起同住一间有草坪的大房子,而孩子则在附近的悉尼幼儿园插班了。 他们每天在朋友圈用蓝天白云绿草地“炫耀”着,用孩子快乐的笑容“刺激”着我。 每次站在帝都的窗前,我跟他们断交的心都有了。

最终我还是没有忍住,主动询问闺蜜,“贵吗?我能加入吗?”

闺蜜帮我查到了一张往返直飞悉尼含税3000人民币的机票,我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我TM飞一趟三亚也要3000啊!走起!

从此,我开始了七周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跟大家流水账报告一下。

好空气治好咳嗽

悉尼全年pm2.5指数低于50,温度湿度都非常适宜,在北京的每月一大咳每天清晨一小咳终于治好了,老母亲终于放下了那个被咳嗽声揪着的心。他还有了一个发现自然美的能力,对着我说你看那个云像不像dinosaur(恐龙),妈妈你看天空是粉色的好漂亮,看彩虹~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健康食品不再担心

30人民币的新鲜大大樱桃吃的停不下嘴,十几块钱一大桶的牛奶,超级好喝浓稠细腻的酸奶。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澳洲是一个多元对小朋友又超级友好的国家

澳洲人都很nice,见到都会笑笑的say hi,我儿子在公交车上外面的私家车透过玻璃和他打招呼,我能感觉到他当时的美滋滋,澳洲的车也都会让人,所以我儿子说这的车都好nice,我喜欢这里。他也变得更open了。

这边适合小孩玩的地方很多,户外游乐场每个区都有,重点是免费,这让我一个帝都来的老母亲非常的不适应,总觉得是不是收钱的人上厕所去了。

在这我不是想生二胎,我是想生三胎了,好吗?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运动的澳洲让他变得更勇敢更自信

澳洲是一个非常爱运动的国家,小朋友来到这里也受到了很大的熏陶,最开始的各种不敢需要妈妈陪,现在变成了顽皮的超爱挑战的小猴子,运动能力提高了很大,一个月坏一双鞋节奏,现在轻轻松松爬到各种最顶端,就是下面看着的老母亲有点腿软。不过看着越来越勇敢越自信的宝贝,我还是很骄傲的!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和老公在一起的日子

老公也在过年期间来澳洲探班我们, 两周贴身的陪伴,爸爸和儿子的感情好像更好了

我自己也有了很大的调整,从几年全职妈妈的状态中摆脱出来。更宽容的世界观,不再每天只盯着老公不顺眼了,老公也放松多了。

还有一件小事非常打动我,有一天老公说咦那个人怎么那样啊,只见儿子对着爸爸说,因为人和人都是不同的啊。是的在这个多元的澳洲,他的世界观也在变得多元,完胜爸爸。

惊喜 – 儿子是如何一步一步融入悉尼幼儿园的

吃喝玩乐是这段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上一部分主要以贴图为主。

这个部分跟各位妈妈讲讲正事,儿子在幼儿园的表现。

由于闺蜜孩子去的幼儿园已经满了,我不得不联系了家附近另外一家幼儿园,没有任何入学的仪式感,儿子就这样开启了海外幼儿园的插班历程。

根据我对儿子的观察以及与幼儿园华裔老师Judy的沟通(会说中文的Judy贡献了以下大部分内容),我把整个适应过程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沉默的第一周

任何孩子在换了一个新的环境后都需要适应,在国内换个幼儿园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来到异国他乡的幼儿园了。

儿子刚去的一周跟别人互动非常少,只有肢体语言,如点头,摇头,用手指向某个东西。 Judy老师告诉我,儿子有时候依然使用自己的母语交流,只是渐渐地他自己会发现,自己说的话别人听不懂,别人说的话自己也听不懂。儿子开始向Judy老师寻求帮助,他知道这个黑头发老师会说中文。 然而,他慢慢发现Judy老师也不和他讲中文,虽然仍然赖着Judy,但他知道说中文也没有用,老师不会用中文与他交流,他进入了“语言沉默期”。

虽然是在语言沉默期,他仍然和孩子们一起在户外玩滑梯跳沙坑,只是嘴里面嘟嘟的还是中文。 Judy深知儿子在这个特殊阶段,所以在一些认知活动里,为了减轻压力她也避免向儿子提很难得问题,通过回答一些“yes”“no”类型的问题,在所有小朋友面前鼓励儿子。

Judy也告诉我,幼儿园每天活动时间安排是重复、有规律的,儿子即使听不懂,也能基本跟上大家的节奏。孩子对于一天活动的预期会大大降低他们的焦虑。

根据Judy老师的一些建议,我们把儿子接回家后也尝试一些辅助性的帮助,例如带他去吃饭时让他和服务员用英语打招呼,服务员热情的回复有很神奇的效果,儿子也会挤出笑容;带他去逛超市,让他拿着冰激凌去结账,告诉收银员“ice cream”;刻意给他看电视台的英文动画片,让他意识到我们在一个讲英文的国家。

第二周 – 亦师亦友的第一个外国朋友

入园第二周第三天,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儿子告诉我他在幼儿园交到了朋友“一个皮肤黑黑”的小朋友。隔天幼儿园接他时,我看到了Raj和Raj的妈妈,一对非常热情的印度裔澳大利亚人。Raj妈妈告诉我他们也是刚刚搬到这个区住,儿子和Raj成了新环境中有共同诉求的小朋友,虽然语言不通,但是他们在一起玩积木了。

当儿子发现自己的母语不给力的时候,他开始放弃使用自己的语言,但并不会放弃交流。他在使用很多非语言的技巧,比如用手指点,或者模仿声音。由于Raj是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他和儿子一起玩的时候会讲英文,我发现儿子很留意Raj说了什么,然后自己“偷偷地”去学着重复,哪怕仅是其中某个单词。 在一次接孩子时,我观察他们两个人一起玩,儿子对着Raj指着一个图说 “I like”。有了这样的突破,儿子开始更加大胆地使用这种断断续续的语言,比如“I want”,“help”, “yummy”,“pee”(小便) 等等。

Judy老师告诉我,即使这样蹦几个单词也是值得高兴的。

有些妈妈看到这里也许有些不理解,花这么多钱让孩子来全英语的环境里学,而他居然只能断断续续说几个单词?其实不然,我倒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进步,也许这些单词本身很简单,但孩子正在准确无误地使用它,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每当儿子从嘴里蹦出一两个单词时,Raj和其他小朋友往往会说出一大串英语,这些孩子们成了儿子的启蒙老师,儿子会从他们那里学到单词和表达方式,慢慢形成词组,甚至句子,这个过程是在跟他人实实在在的互动中获得的,而不是要通过专门的技能训练,这种方式不光高效,又像我们学习母语一样自然。儿子的这种学习过程让我回想起大学英语老师给我们的一个建议,如何最快的掌握英语? 找一个英语为母语的男朋友吧!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第五周:“We no have knife”

于无声处听惊雷。

第五周时,我和朋友们带儿子去一家西餐厅吃饭,一个白人服务员让我们换到另外一张比较干净但并没有摆放刀叉的桌子,儿子突然对我说:“We no have knife”(我们没有刀叉)。我惊到了,不是惊吓,是惊喜。

这件事有两个重大意义:

1. 儿子第一次主动对妈妈说英语,他并没有选择与妈妈最熟悉的沟通语言中文

2. 第一次出现结构化的语言

Judy告诉我,儿子已经在尝试用一种新语言表达自己,例如“I no like this”, “no eating”, 虽然语法和结构上很多时候是错的,但是并不影响他的表达,老师也不会刻意去纠正,只要他的同伴可以明白就让他尽情的去表达。即使是错误的使用也是一件好事,这表现出他们已经对新语言产生浓厚的兴趣,并找到初步的语感。

第七周:听中文,回答英文

第七周时,班里出现了一位儿子的老乡,来自中国的Zac。 Judy告诉我Zac应该感到幸运,因为儿子会说中文,这样Zac的调试期会短很多,我反而有些担忧的问Judy,他们在一起会不会相互影响啊,两个人天天说中文去了。

Judy让我不需要担心,同一文化和语言背景的孩子比较容易建立亲密的关系,孩子之间用母语交流在幼儿园是允许的,因为这会帮助孩子建立安全感,是有利于孩子身心成长的,家长不需要担心中国孩子之间说中文会影响他们的英文进步。孩子会敏锐地感受到英语是“强势”语言,他们最终会倒向英语,特别是中文不受到鼓励的环境下。

我仔细观察了他们的一些行为,很有趣。儿子和他的幼儿园朋友Raj(印度裔)和Jacob(白人)一起拼图,新来的中国小朋友Zac会凑过来,Zac有时会用中文说“放这里”,在儿子和Raj,Jacob叽叽喳喳过程中,儿子会用英语回应Zac,例如“no here”“put here”。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也发现有时候我讲中文,儿子会用英文回应我,例如我问想喝什么,他会说“我想喝 orange juice”“I like sandwich”。 听中文回答英文是一种积极的表现,一种语言的机制已经在慢慢呈现了。

落差带来的最终决定 – 和5岁儿子一起去留学

2019年3月,我带着儿子回到了北京。

飞机即将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我为什么要送5岁的儿子出国留学?

带5岁的儿子一起去留学吧,做这出这个决定,我大概花了一分钟时间。

加入讨论

*

code

搜索

九月 202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十月 202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Compare listings

对比